返回保知网首页 >
您的当前位置是: 首页> 国内案例列表> 国内案例 案例

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与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案

起诉方: 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 被诉方: 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
地区: 江苏 法院级别: 中级人民法院
法院名称: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件号: (2017)苏11民初106号
判决时间: 2017-07-13 性质: 商标权
类型: 民事诉讼    
简述:
  原告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诉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侵害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7年3月22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7年5月3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崔杰和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的委托代理人乔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诉称: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洋河股份公司)是知名白酒酿造企业,“洋河”白酒具有悠久的历史。经过多年发展,洋河股份公司已经成为世界五百强企业,并创下白酒企业同时拥有五个驰名商标的记录。原告经洋河股份公司和双沟酒业授权许可使用其商标,并可以以自己名义提起相关知识产权维权诉讼。2016年11月5日,原告在公证人员监督下,购买被告销售的“蓝色之星”白酒一瓶,该酒使用了“江苏洋河”字样,侵害了原告关联企业“洋河”商标的商标权,给原告造成了损失,并且因侵权白酒的质量难以得到保证,极可能严重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也给商标权利人的商标声誉造成恶劣的影响。根据商标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原告遂诉至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判令被告:1、立即停止对涉案“洋河”商标的注册商标专用权的侵害并销毁库存;2、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2万元;3、赔偿原告合理维权费用4000元;4、承担本案诉讼费。
  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辩称:1、被告销售的涉案商品上使用的商标与原告的商标有显著的差异,涉案商品上并未突出使用洋河二字,而是突出使用了蓝色之星的字样。而且涉案白酒售价为10元,属于低端酒,而洋河系列酒属于高端酒,故不足以误导公众认为蓝色之星酒系洋河系列酒;2、本案应当追加沈立荣及生产厂家为共同被告,被告销售的涉案商品是从沈立荣处购买,已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具有合法来源,依法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3、即使侵权,被告也没有侵权的故意,因为被告是于2014年下半年才成立的一家综合性超市,非专门从事酒类销售的超市,被告不清楚洋河商标的注册情况。4、原告主张的赔偿标准过高,且律师费用没有发票不应得到支持。
  为支持其诉讼请求,原告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商标普通许可使用及授权书》复印件一份,证明原告主体资格;
  2、被告工商登记档案打印件一份,证明被告主体资格;
  3、(2012)宿证经内字第356号复印件一份,证明第1470448号注册商标“洋河”所有权人及商标有效期限和核定使用的范围;
  4、商标监(2002)119号文件复印件一份,证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答复“洋河”商标为驰名商标;
  5、(2016)宿证民内字第4142号公证书原件一份;
  6、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公证处封存涉案侵权商品一件;
  以上证据5-6,证明被告销售了侵犯了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
  7、涉案公证费发票复印件一份(编号20853423),证明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
  被告对原告提供的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并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于原告提供的证据除证据4外,被告对其真实性、关联性均无异议。
  为支持其抗辩主张,被告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以下两组证据:
  一、销货单、价格牌、送货单及与沈立荣的微信聊天记录原件。
  二、生产厂家的营业执照、销售凭证、组织机构代码证、税务登记证、食品流通许可证、工业产品生产许可证,均为复印件。
  以上两组证据证明被告销售商品具有合法来源。
  原告对被告提供的上述证据进行了质证并发表如下质证意见:对于被告提供的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有异议。主要为被告提供的证据无供货单位的合法签章,相关2014及2016年的单据上并未记载被控侵权商品。2017年4月1日出具的送货单虽标明蓝色之星,但其书写颜色明显与其他字迹书写不一致,本案取证时间为2016年11月5日,故该送货单与本案缺乏关联性。同时被告提供的微信聊天记录不能证明就是沈立荣本人,需要沈立荣本人到庭说明。
  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向本庭递交申请追加被告申请书和调查取证申请书。关于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申请追加被告沈立荣的请求,其申请追加的事实理由为涉案商品系从沈立荣处合法取得,沈立荣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首先原告不同意追加;其次,被告提供的证据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六十四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九条规定的法定情形,尚不能证明其销售商品具有正规、合法渠道,沈立荣非本案必要共同诉讼参加人,故被告的该项申请理由不能成立。关于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申请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调取2017年4月1日被告向丹徒区城区派出所报案的相关出警记录的请求,因该请求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规定的法定条件,故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亦不予准许。
  根据当事人的举证、质证以及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认证意见,查明本案事实如下:
  注册号为1470448号商标“洋河”的注册人为江苏洋河集团有限公司,后于2004年1月14日转让给洋河股份公司,该商标有效期自2000年11月7日至2010年11月6日,后经续展至2020年11月6日,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3类的葡萄酒,果酒(含酒精),开胃酒,蒸馏酒精饮料、蒸馏饮料,含酒精果子饮料,含水果的酒精饮料,蒸煮提取物(利口酒和烈酒),白兰地。
  2010年6月17日,洋河股份公司授权原告使用洋河股份公司名下所有注册商标,包括但不限于:洋河、蓝色经典、蓝瓷、青瓷等,并授权原告以其自己名义代表洋河股份公司维护知识产权等合法权利。主要授权内容包括对产品出具真伪鉴定报告;对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等侵权行为进行彻底调查;向有关主管机关投诉,请求依法定程序对相关侵权行为进行查处,依法申请公证;依法定程序向主管司法机关起诉、申诉(含申请保全证据、财产保全等民事诉讼措施)以及其它有利于维护公司利益的一切合法行为等。
  2016年11月3日,原告委托代理人来到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公证处申请对其购物过程进行保全证据公证。2016年11月5日,该公证处公证人员与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来到镇江市××区××大道××61-101门头牌为“便家超市”的店铺,原告的委托代理人以普通消费者的身份在该店购买了“蓝色之星”一瓶,取得印章为“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的小票一张。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将所购物品及所得凭证交公证人员保管,公证人员对店铺外观进行拍照。返回南京后,公证人员对所购物品进行拍照、封存后交原告保管,所得小票经拍照后交由原告保管。据此,江苏省宿迁市宿迁公证处出具了(2016)宿证民内字第4142号公证书,证实了以上过程和事实。
  庭审中当庭拆开由公证处封存的涉案物品包装,打开包装内有一瓶白色瓶装白酒,被控侵权商品的瓶身使用了“江苏洋河”的字样,标注的生产厂家为宿迁市洋河镇参煌酒业有限公司。经比对,被控侵权商品的“洋河”标识与涉案第1470448号“洋河”注册商标字形相同,读音相同,排列顺序相同,仅字体略有差异,以相关公众的一般注意力为标准,二者在视觉上基本无差别。原告称权利人并未授权许可宿迁市洋河镇参煌酒业有限公司使用涉案注册商标。
  另查明,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是镇江市丹徒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核准登记的个体工商户,经营者为戈爱香,成立日期为2014年7月4日,经营范围为预包装食品兼散装食品,乳制品的批发与零售;卷烟的零售;日用百货的批发与零售等。
  再查明,原告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了支付公证费的发票5000元(本案主张1000元)。
结果:
  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注册商标的专用权,是注册商标所有人依法对其所有的注册商标享有的独占使用权。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任何人不得在同一种商品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亦属于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原告依据洋河股份公司的许可授权,享有涉案第1470448号注册商标“洋河”在中国大陆地区的商标专用权,有权禁止他人未经许可在同一种或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相同或近似的商标,有权禁止他人未经许可销售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亦有权依据其与洋河股份公司的约定以自己的名义对侵害涉案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行为提起诉讼。
  关于被告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首先,被控侵权产品与权利人涉案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为同一种类;其次,被控侵权产品瓶身的醒目位置使用了“江苏洋河”的字样,构成商标法意义上的商标使用行为;再次,经过庭审比对,被控侵权标识与第1470448号注册商标“洋河”构成商标相同,足以引起相关公众的混淆和误认;最后,由于多年的使用和宣传,权利人的“洋河”等涉案注册商标在国内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美誉度,被告作为销售商对此应尽到合理注意义务。综上,被控侵权白酒应认定为侵犯权利人涉案商标专用权的商品。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疏于审查,没有尽到合理注意义务,其销售涉案侵权白酒侵犯了权利人的注册商标专用权,应当依法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民事责任。至于原告诉讼请求中主张销毁库存,因原告并未举证证明被告库存的事实,故该主张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辩称的被告销售的涉案商品是从沈立荣处购买,被告销售涉案商品具有合法来源,依法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的观点。经查,被告提交的销货单、送货单无供货单位的合法签章,且相关单据记载的商品非本案被控侵权白酒“蓝色之星”,故被告辩称具有本案被控侵权白酒具有合法来源,依法应不承担赔偿责任的观点因缺乏证据证明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损失如何确定的问题,根据商标法规定,因原告未能举证证明因被侵权所受到的实际损失或侵权人因侵权所获得的利益,也没有提供涉案注册商标的许可使用费确定供参考,请求适用法定赔偿,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予以准许。综合考虑涉案注册商标的知名度和美誉度,涉案侵权产品销售价格、销售数量、同行业利润水平、当地经济发展水平、被告的经营规模、主观过错等相关因素,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酌定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9000元。此外,虽然原告未提交关于律师代理费用等费用的有关支付凭证,但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已经且必然产生了相应的合理开支,故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于原告的合理维权费用(包括公证费、购买产品费用、律师代理费等)酌情认定为3000元,由被告向原告一并赔偿。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第(一)项、第(二)项、第(三)项,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立即停止销售侵犯第1470448号“洋河”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的行为;
  二、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经济损失(包括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支付的合理开支3000元)共计12000元;
  三、驳回原告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400元,由被告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本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交副本上诉于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判决书原文: 106苏酒集团贸易股份有限公司与丹徒区新城便家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免责声明:所有案例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