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植物新品种

文章标题

2016年初夏,一个浙商投资项目——望谟县油茶新品种实验示范基地建设在望谟县新屯街道新屯村落地,投资方与村委会、村委会与村民正式签订合作协议。这次合作的成功来之不易,尤其是村委会与村民合作协议的签订,反复修改,几起几落,真正是好事多磨。

“合同从3月份开始拟订,反反复复一直在修改,直到村民满意,双方关心的问题都协商清楚,开始栽种油茶苗时,我心里的石头才落下一些。”说起当初与村民谈条件的过程,新屯村支书卢秋屹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2015年底的一天,卢秋屹接到一个从县林业局打来的电话。

“有位浙江老板,看中了新屯村的土地,想搞种植,要不你来带他去看看?”

“浙江来的老板要看地?算了,没什么好看的。”

“咦,你怎么这种态度?人家都到望谟了,若是能发展起来,可是件惠民利民的好事,你就带他去看看嘛。”

“不看了,现在老百姓的日子也勉强能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发展不起来,会留下一堆麻烦事,难整得很!”

卢秋屹之所以这样说,无非是担心万一老板挂着羊头卖狗肉,是个骗子怎么办?到时候吃亏的还不是村民?此前,类似事件曾经耳闻目睹过不少。因此,拒绝的话说得毫不客气。

没想到,几天后,这位浙江老板居然找上了门,来到了卢秋屹家,想与卢秋屹商量租地的事。这位名叫张仕清的老板,是浙江省建德市霞雾农业开发中心的负责人,他告诉卢秋屹,打算租地来栽种油茶,想请村委会与村民协调,签一份为期15年的土地流转合同。卢秋屹听后,一口就回绝了。他说现在的群众工作很难做,你干我不干,锣齐鼓不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每个人的利益都要照顾到,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一次不行,张仕清又来第二次,第三次……第六次兴许是被张仕清的坚持和诚意所打动,卢秋屹开始重新打量张仕清,发现这位浙江来的老板,穿着朴素,态度诚恳,说话也比较实在,并不是在吹嘘说大话。一来二去,卢秋屹也有些心动了。这买卖到底做还是不做呢?做吧!村民的思想工作,确实不容易做通,若是到时候张仕清拿着政府的项目资金跑了,自己又如何向政府、向村民交代?不做吧,又有些不甘心,毕竟一旦做成了,不仅能为村民带来收益,还能解决村民们就近就业。

卢秋屹越来越矛盾,他找到罗锦峰老县长,共同商议这件事情,老县长说,从发展的角度来看,发展油茶产业,确实能给新屯村带来利益。罗锦峰鼓励他,干吧,万事开头难,任何事情都不是一开始就一帆风顺的,只要努力去做,相信就会得到群众的拥护。

回过头来,卢秋屹先在村里召集了思想比较开放的王仕彬、罗路兵等一些年轻人和各组的组长一起来开会,将情况告知大家,希望得到支持。经过充分讨论和分析,与会人员表示:“放心!我们一定配合你的工作,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你是为了全村的发展,油茶产业发展好了,对村民的好处可多着嘞!”大家都愿意率先拿出土地来参与,并表示会尽量去说服其他村民,把土地拿出来。

有这些积极分子的支持,卢秋屹算是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接下来,他和村里其他干部一起,又马不停蹄地忙着组织召开群众大会,把村民们请来一起协商。可是来参加会议的人很少,大家都有一种排斥心里,没办法,卢秋屹就趁村里有人家办红白喜事,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见缝插针地做村民的思想工作,却仍是协商未果。  

“现在种土地的收益并不很好,有好些土地都是荒着的,一晃就是一年,不如租出去,还能收到租金。”卢秋屹将想法告诉村民,但许多村民都担心,租地的年限太长,到最后土地权变成别人的。即使卢秋屹告诉村民,责任地是受法律保护的,土地权别人拿不走,但村民依然还是不答应。

一番思考后,卢秋屹又和张仕清商量,重新改变方式,将土地流转变为村民用土地入股,按照公司50%、村民40%、村委会10%的比例来分成,技术、资金投入、茶树种苗、市场销售,都由公司负责,若村民愿意到基地来做活,可以优先考虑,按行情付给劳务费,张仕清觉得这样更好。当卢秋屹将新想法拿去与村民们协商时,村民又有了其他担心,有人怕老板跑了,自己的损失无人负责,政府工作人员又时时在调动,出了问题,担心找不到人解决;也有一些老人说,油茶挂果期太长,就算发展前景好,自己也怕无福消受。大家依然意见纷纷,犹豫不决。“就算老板跑了,土地和地里面的东西,他可带不走啊,还是大家的,15年后也许我不再是村支书,但是只要我还活着,我就仍然站在你们这边,保护你们的利益,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来我家找我,我家难道会跑掉?大家都乡里乡亲的,相处了这么多年,我还会骗你们不成?”卢秋屹反复苦口婆心地向村民保证,耐心细致地向大家解释,渐渐地,村民们的情绪稳定了,思想观念慢慢转变过来,加上王仕彬、罗路兵等年轻人和几个组长最先拿出了土地入股,心动的人逐渐增多。一些老年人,见有人签了合同,便在一旁讨论:“年轻人们经常在外跑,都是见过世面的,他们都签了,肯定不会有错,总不会比我们这些老年人憨,要不就加入吧。”一些村民听后,觉得有道理,不再犹豫,陆陆续续的,都跟着签了合同。平年组的班吉辉家,最初却怎么都不愿参加,他家约有三亩多土地,里面种着果蔗和糖蔗,每年都有一些收入。在班吉辉看来,若是将甘蔗砍了,用来种油茶,不知道什么时候见效,说什么都舍不得,无论任谁来劝,都不愿入股。可眼看着其他村民都签了合同,又听人说到油茶基地的发展规划,班吉辉终于坐不住了,最后将地里的甘蔗全部砍了,主动找到卢秋屹,表示愿意用土地来入股,在最后关头签了合同。

在开垦土地和栽培油茶苗的过程中,入股村民优先到基地里做活,有时一天达到100多人,一个人能有80块钱的劳务费。刚开始,有村民提出,工资要当天结算,但张仕清认为,这样操作起来太麻烦,效率低,又耗费时间,便与村民商量,一星期算一次工资,村民也同意了。第一次发工资,村民们纷纷围在张仕清的车子周围,而张仕清只敢将车窗摇下一条缝,将现金从缝隙里递出来。村民怕张仕清不结算或者拖欠工资,而张仕清则担心村民领工资不按秩序,一哄而上,恐生事端。如此几次结算工资后,村民觉得张仕清是守诺言、讲信用的,便同意工资一月结一次,随着大家的进一步相处,彼此都更加信任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