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文章标题

  提起四川成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除了蜀绣、“变脸”,大家还会想起哪些呢?其实,成都市拥有非遗资源项目340余项,并且在非遗保护方面取得了卓有成效的成绩,已连续成功举办了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在日前闭幕的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上,有1100个非遗项目参展,非遗产品销售和意向订单总额达8100多万元,现场登记非遗版权作品2000余件,说是盛况空前也不为过。成都市在非遗保护方面的努力和好的做法,值得学习和借鉴。
  建立非遗数据资料体系、非遗名录体系、非遗保护政策体系;开展非遗传承传播工作,传承优秀传统文化;开展非遗传承教育系列活动;开展非遗生产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等。近年来,成都市在非遗保护方面不断加大工作力度,实施推进了许多非常有力的非遗保护传承的措施和办法,并取得明显成效。自2007年以来,成都市已成功举办了六届主题鲜明的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该非遗节已成为成都对外展现文化软实力的窗口,成为成都乃至四川的一张新的世界名片。
  建立完善三大体系为非遗保护提供制度支撑
  在成都市的非遗保护工作中,建立完善非遗数据资料体系、非遗名录体系、非遗保护政策体系,是非常有力的一项举措,这为成都的非遗保护夯实了传承基础。
  据成都市文广新局非遗处处长张擎介绍,三个体系中,第一个是健全非遗数据资料体系,成都市从2005年起就进行了非遗普查,“从普查资料来看,成都市拥有非遗资源项目340余项。”成都市还开展了非遗记录的相关工作,自2007年以来,由成都市非遗保护中心牵头,持续开展非遗项目和代表性传承人的调查工作,并进行文字、影像记录。截至2016年底,共完成30个非遗项目、28名代表性传承人的调查记录工作,市非遗保护中心建立了非遗数据库;与此同时,成都市非遗保护机构还与有关专业机构及专家合作,相继编辑出版了《中国蜀绣》《蜀中琴人口述史》《古琴清英》《程永玲:我与四川清音》《根脉—成都市非遗图文集》《成都市非遗代表性传承人口述史》等著作,完成了《蜀绣赏析》《四川竹琴》等成都市非遗保护系列丛书的组稿工作。
  “其次就是完善非遗名录体系,自2006年起先后开展了5批非遗代表性项目、5批非遗代表性传承人、3批传习所、两批传承基地学校、两批优秀实践单位、1批生产性保护企业的申报评审工作。”截至目前,成都市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22个,国家级非遗传承人13人,国家级非遗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一个,另外在成都市本级还成立了71个非遗传习基地(传习所),20个非遗传承学校、16个非遗优秀实践单位,98个非遗生产性保护企业名录。摸清这些家底,为成都市的非遗保护提供了翔实的数据支撑。
  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成都市构建起了非遗保护政策体系,其中包括健全了非遗保护机构,在市级有市文广新局非遗处、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在22个区县中,3个区县设有非遗科,1个设有文化遗产科,另有4个区县加挂有非遗科;同时很重要的一点是成都市积极构建起了非遗保护法规体系,近年来先后出台了《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局际联席会议制度》《成都市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和市级代表性传承人申报评定办法》《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制度》《成都市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管理办法》等,为全市的非遗保护提供了法律法规保障;此外,成都市还建立了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制度,充分发挥专家作用,提高决策水平。据张擎介绍,2014年成都市文广新局就公布了23名成都市非遗保护专家委员会成员名单,并印发了《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制度》。“今后,会进一步加强专家在非遗保护传承中的作用,在拟定、实施重大决策、重大议题、重要课题时,在事前、事中、事后,均要召开专家会议,以保障决策、决定的科学性。”
  传承传播非遗让优秀传统文化一代代传下去
  非遗保护,不是为了保护而保护,而是为了让优秀的传统文化一代一代传下去。
  近年来,成都市开展了丰富多彩的非遗社区实践活动,比如以进社区、进学校等“十进”和“畅游成都、体验非遗”活动为载体,组织开展非遗展演出活动;鼓励传承单位挖掘整理、复排传统经典剧目、创作新节目,展现非遗多彩魅力。张擎说,仅2013年1月至2015年10月近3年的时间里,成都市共完成各类展演1385场,受惠观众达150余万人次。
  同时,成都市开展的非遗传承教育活动有声有色,成都市文广新局与相关研究机构、传承人、生产性保护企业、学校、社区等合作,开展了许多非遗传承教育系列活动。比如开展普及教育,培育社会基础,培养欣赏者群体。据了解,成都全市中小学基本都开设了非遗兴趣班。2014年、2016年公布了两批共20所非遗传承基地学校。
  张擎告诉记者,成都市还积极开展职业教育,培养新生代传承人。成都市文化艺术学校、成都市特殊教育学校、四川文化艺术学院、四川华新现代职业学院、成都职业技术学院等职业院校开设了蜀绣、漆艺、曲艺表演、木偶皮影表演等专业,培养了近300名非遗传承者。此外,成都市还努力开展继续教育,提升传承人的理论知识水平、开阔传承人的视野、提高传承人适应市场的能力。邀请非遗专家、大师、企业家、设计师等专业人士举办培训讲座。落实国家文化部传承人研修研习培训计划。
  除了深入开展非遗教育之外,成都市还鼓励和支持各区(市)县持续举办非遗民俗活动。比如都江堰放水节、都江堰田园诗歌节、郫县望丛赛歌会、郫县三道堰龙舟会、崇州市元通清明春台会、新津龙舟赛等民俗活动,让更多群众对成都的非遗和非遗保护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张擎表示,成都市还积极推动市本级非遗展示馆和各区(市)县非遗展示馆建设,积极争取将非遗展示馆建设纳入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体系;推动非遗传习所与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服务的融合发展,比如支持崇州市道明竹编传习所与农家书屋等公共文化服务融合示范点位建设,推进公共文化服务一体化,推进非遗特色乡村旅游发展,并积极争取将非遗传习所纳入全市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当中。
  开展非遗生产性保护振兴传统工艺
  非遗生产性保护是成都市在非遗保护当中的一大亮点,颇具创新性,非常值得学习和借鉴。
  据了解,截至目前,成都市可进行生产性保护的非遗项目约有65个,年总产值约200亿元,其中郫县豆瓣年产值102亿元,容纳就业人员两万余人;年产值上亿元的非遗项目有水井坊酒、邛茶、花秋贡茶、川派盆景、怀远藤编、蜀绣、简阳羊肉汤、川西麻鸭传统腌卤制作、新繁泡菜等9个项目,年总值约40亿元,容纳就业人员3万余人。
  在开展非遗生产性保护工作,很重要的一点是成都市构建起了非遗生产性保护体系。
  张擎表示,成都市计划在2017年下半年,对全市非遗企业进行调查,筛选确定15—20个非遗生产性保护重点项目以及一批重点非遗生产性保护企业。
  同时,成都市还将积极支持非遗特色文化产业集聚区发展。包括组织非遗企业和非遗特色文化产业集聚区申报市级文产资金项目;积极支持文殊坊非遗主题街区的升级改造,打造文殊坊文创产业创新示范街区等。
  此外,成都市还将促进非遗与创意设计机构的融合发展。比如进一步推动崇州市在道明竹编项目上与中央美术学院深入合作、支持中央美术学院设立驻成都传统工艺工作站、支持成都蜀锦织绣公司与加拿大设计团队的合作,建立非遗企业与创意设计机构融合发展的示范项目和示范企业等,推进非遗特色文创产业发展。
  成都市还会加强非遗特色文创产业方面的课题研究,积极开展“非遗+旅游”模式探讨与市场分析的课题研究、非遗的对外交流和贸易的课题研究等工作,并对全市非遗企业进行普查,完成《成都市非遗生产性保护和文创产业发展研究报告》,推进成都非遗特色文创产业发展。
  张擎告诉记者,办好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搭建成都市非遗展示、展演、展销的国际平台,是成都市非遗保护工作中非常重要的一项内容。
  据了解,自2007年以来,成都市已成功举办了六届主题鲜明的“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在日前闭幕的第六届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上,有6000多名国内外嘉宾和代表参会, 1100个非遗项目参展,非遗产品销售和意向订单总额达8100多万元,现场登记非遗版权作品2000余件,更有300多万游客和群众参与了在非遗博览园主会场、9个分会场以及326个社区开展的各项节会活动。目前,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已基本形成非遗国际会议、非遗国际大展、传统表演艺术展演、竞技活动、分会场活动、非遗社区实践、非遗传播推广等七大类品牌活动,成为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重要节会。中国成都国际非遗节已成为成都对外展现文化软实力的窗口和名片。
  张擎表示,下一步他们力争出台《关于加强全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工作的意见》,将“成都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纳入立法工作;设立非遗生产性保护专项资金,将非遗展示馆建设纳入全市公共文化阵地设施建设体系,力争将非遗传播活动纳入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等,让成都市的非遗保护工作做得更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