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版权

文章标题

2018年3月下旬,随着合肥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人民法院向社会公布2017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件,这起差点被忽略的著作权纠纷浮现在公众面前。

相比层出不穷的大学教授剽窃、侵占学生论文事件,机关单位里的下属状告领导侵犯著作权案件,在全国范围实属罕见。

“这确是一件棘手的案件。”办案法官李楠说,我国著作权法规定,作品的著作权属于作者,而创作方式的不同导致著作权有不同的归属。这起由一篇评论文章引起的著作权纠纷的特殊性在于,原、被告双方的职业特点、身份职务的特殊性,导致案涉文章从形式上看起来,兼具职务作品、当事人合作创作的作品和个人独创作品的特点,给著作权权属认定带来了困难。

而引发著作权纠纷的背后原因尤为复杂。合议庭始终保持中立,冷静排除了双方工作矛盾和积怨、单位人事纠纷等问题,通过甄别双方证据,比对文章内容,分析作品的逻辑结构、段落,查明合作创作意图及各自贡献程度,最终确定案涉文章系不可分割的合作作品,两位作者共同享有著作权,作出了令双方当事人服判的一审判决,彰显了此案法律上的典型意义。

史某在收到判决后,对著作权有了深刻的认识。他写给王灵均的道歉信中写道,“在此以前,我以传统的职务行为思维,认为我是你的领导,请你以我的名义起草在动机、题目、思路由我口授并做了修改的文章,认为所有权是自己的。”后来该文在多家报刊发表、网站转载时,没有署上王灵均之名,史某承认“客观上侵犯了王灵均的权益”。

在现实生活中,鲜见如此复杂的权属认定问题。但在机关单位,文字工作者时常需要根据单位要求或领导安排独立完成工作作品,或者是领导、同事之间相互合作完成作品。对此,作者在接受写作任务时,应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作品属于哪一范畴,属不属于著作权保护范围,需不需要保护自己的著作权。假如有必要,就要对涉及作品创作意图、作品主题、逻辑结构等方面的创作过程,进行有意识的证据保全,防止意外纠纷产生。

获知此案判决后,知情人或摇头叹息或唏嘘不已。在单位里,如何避免类似官司,纵览王灵均执笔创作的《理论和创作是艺术家的双翼》中,引用的两个小故事已做了解答:

已故北大教授吴小如说:“我有一个经验,教大学时,讲古体诗而不会作古体诗,就隔着一层;讲文言文而不会作文言文,也隔着一层。我不想做古文家,也不想做诗人,为了深入作品,就得实践,为了教书,我才下那个功夫,去写文言文,写古体诗。”还有,已故北大教授吴组缃讲小说(包括中国古典小说与中国现代小说),精彩纷呈,鞭辟入里。有人就说:“一篇小说,吴组缃能分析七八节课,我就做不到。”这是因为吴组缃不仅是一位学富五车的学者,更是一位创作严谨、注重艺术水准的小说家,他深谙小说创作的甘苦与三昧,艺术分析往往一针见血,为一般的评论家所不及,更令后学叹服。

王灵均在文章结尾写道“一位真正的艺术家,必须是理性智慧和诗性精神的完美结合。”

也许,日常生活中的普通人缺少的就是理性智慧和诗性精神,才有了这堂由单位上下级为主讲的著作权法治公开课。(周瑞平、李红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