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交流合作 > 专利

文章标题

1968年5月,美国“天蝎号”核潜艇在完成执勤任务之后在北大西洋神秘地消失了。最初的搜索区域是一个20英里宽且数千英尺深的圆形区域。美国海军军官约翰.克雷文(John Craven)组织了一组具备广博知识的独立专家进行研究探索,而不是寻找一两个专家来研究搜索事宜。这组专家包括数学家、潜艇专家、救助人员以及其他人员。依靠这些专家共同提供的信息,克雷文能够预测到核潜艇可能身处的位置。该核潜艇的位置距离专家共同预测的位置有200码。同样,发现隐藏在专利背后的价值同样需要群众的智慧。

纽约特约撰稿人詹姆斯.索罗维基(James Surowiecki)在其著作《群众的智慧》中指出了专家群体比单个专家更有优势的三个主要因素:知识与经验的多样性、独立性以及聚集性。群众的智慧也不断地被证明十分有用,因为其涵盖了多种独立的观点和经验。假如没有群众的智慧,这些观点和经验就会被忽视。

专利与群众智慧的关系体现在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启动的“公众专利评审”试点项目中。该试点项目自2007年6月开始启动,到2009年6月完成,公众可通过网络参与特定的专利审查工作。志愿者专家负责提交那些其认为可能与判定一项发明是否为新发明或有创造力的发明相关的现有技术。该试点项目的网站吸引了7.4万多位访客,其中有2600名访客注册成为了志愿者专家。“公众专利评审”试点项目为其接收的超过25%的申请贡献了相关的现有技术。

群体采集平台采用的方法略有不同。他们让许多专家为已授权的专利提供现有技术研究,但是研究结果却没有像USPTO的“公众专利评审”试点项目那样对外公布。而知识产权分析工具已经为现有技术提供了建议。若干年之后,人工智能(AI)可能已经学会了如何寻找最佳现有技术并有望击败最好的现有技术审查员。

毫无疑问,现有技术的审查工作至关重要。但是专利的巨大价值如同识别金子、海底捞针以及探索《阁楼上的伦勃朗》一样珍贵。识别一项有价值的专利比审查现有技术要困难得多。因此,人们必须了解专利权利要求的范围然后考虑一项新技术的可检测性、潜在的客户需求以及潜在的市场发展前景。

斯坦福大学的iFarm Teams项目利用多学科且具有多样性的团队来处理识别专利的价值这一挑战并确定了发明投放市场的途径。与此同时,社交媒体和类似趋势(例如评论与评级)的使用已经无处不在。然而,企业还没有对这一潜力进行发掘。

现在是时候进一步突破专利所有者、技术人员以及技术被许可方之间的互动交流了。目前人们应对热点领域里专利的价值进行识别与探讨,例如自动驾驶、智能眼镜与区块链。此外,人们还应考虑以下三个方面:(1)能够在竞争中获胜的公司。(2)最振奋人心的新发明(3)具有真正潜力的专利。

一般情况下,企业都不会让他人对自己的专利进行评价。一方面,企业通常会凭借专利组合的规模来给新来者留下深刻的印象或协商许可交易。另一方面,积极实施专利许可项目的企业不希望谈及或过多地谈及其专利事宜。如果他们过多地谈论自己的专利,他们可能会经常解释专利的权利要求。鉴于此,如果他们经常谈论自己的专利,此类讨论经常会使其陷入花费昂贵的诉讼之中。

在如今的世界中,人们之间的交流不再局限于单边交流。发明者要想使其专利产生重要的影响,其应该允许人们对其发明或可专利的事物做出反馈,审查和评级。如果他人指出一项发明的缺点或一项专利的问题,发明者可能会不高兴。但是如果企业允许公众对其发明提出问题并做出评价,其便可以将创新性引入市场。

这就是特斯拉在2014年所做出的行动。特斯拉的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指出,“特斯拉不会对那些诚心诚意地希望使用我们技术的任何人提起专利诉讼。”许多人将这句话看作是该企业呼吁人们对电动汽车领域进行创新。此外,关于特斯拉对市场的技术领导力问题,埃隆.马斯克传达了一种清晰的讯息:“技术领导力并不是由专利来定义的(历史已经再三证明其企业在与竞争者抗衡时通过技术领导力所能获得的保护甚微),而是由企业吸引并激励全球最有才华的工程师的能力来定义的。”当人们继续依靠创新和专利但同时要求从外部获取信息时,与他人分享自己的创新性能为其带来非常强大的力量。

有些人可能会疑惑全球的专家组是否应负责发现有价值的专利。其他人可能会疑惑除了需要内部资源和机构的专利代理人来审查专利申请外,为什么还需要这样一群专家。而“天蝎号”核潜艇的搜索显示出每一个专家以及群众的智慧的优势。因此,只有通过专家群体的共同努力,定位核潜艇的任务才能高效、准确地完成。

通过群众的智慧,人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了解一项专利及与潜在的客户或被许可方相关的流程。人们可以将詹姆斯.索罗维基《群众的智慧》的理想条件应用于专利审查工作中:“如果一个人能够将具备不同程度的知识和见解的一组人员组织起来,那么这个人就能够让该组人员做出主要的决定,而不是让个别人做决定,不论其有多么聪明。”(编译自www.ip-watch.or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