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网站工作年度报表

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交流合作 > 专利

文章标题

2018年4月初,由耶鲁大学管理学院的凯尔.詹森(Kyle Jensen)、巴拉兹.科瓦奇(Balázs Kovács)和奥拉夫.索伦森(Olav Sorenson)共同发表的名为《获得和维持专利权方面的性别差异》的论文显示,女性发明者不仅比男性发明者递交的美国专利数量少得多,而且在获得和维持专利权方面也面临着更大的问题。第一个类似的研究发现,女性提交的专利申请更有可能被驳回,并且她们对此类驳回决定提起上诉的可能性不大。女性专利的平均权利要求数量较少,其授权专利被引用的次数较少,而且维持专利权的可能性较低。

该论文借助美国专利商标局(USPTO)新的可用数据库,调查了2001年至2014年间大约270万件专利申请。随后,将这些信息与USPTO的维持费和全文专利数据库中的信息进行匹配。利用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以及两个商业数据库中的人名性别分布来确定每个发明人可能的性别。

巴拉兹.科瓦奇表示:“我们注意到在专利领域对性别的影响研究少之又少(如果有的话)。此外,在USPTO发布其总体专利数据之前,进行这种研究是不可能的。”

该研究的主要发现是,女性发明者获得专利授权的可能性比男性发明者低21%。然而,巴拉兹.科瓦奇强调道,所考量的几种影响并不是固定的。在控制不同的变量时,其造成的影响也显著不同。

例如,当考虑到专利申请的技术级别时,女性发明者获得专利授权的可能性只比男性发明者低7%,这意味着造成这一微小差异的部分原因是:在授权率较低的技术类别(不分性别)中,女性发明者的申请率高于男性发明者。

但即使考虑到这一点,女性在几乎所有的情况下仍然表现得比较逊色。她们不太可能对驳回决定提起上诉。即使获得授权,与男性的专利申请相比,她们的专利申请中的独立权利要求数量较少,权利要求的字数增加了2.5%,因此缩小了专利范围。她们的专利被其他申请人引用的次数比男性的专利少11%,被审查员引用的次数少3.5%。

通过比较普通名字和罕见名字的结果,该论文能够确定造成男性和女性间结果差异的原因可能是来自审查方,而非申请方。普通名字,例如罗伯特(Robert)或玛丽(Mary)将允许审查员高度自信地推断申请人的性别,而詹密尔(Jameire)和库纳斯(Kunnath)等罕见名字则不会,尽管这些名字也与性别有密切的联系(分别为男性和女性)。

就申请被接受的情况而言,名字较为罕见的女性较那些名字普通的女性具有更大的优势。未来申请人引用名字普通的女性的专利次数比名字普通的男性的专利少30%。相比之下,名字罕见的女性的专利被引用的次数比名字罕见的男性的专利多20%。

巴拉兹.科瓦奇为此提供了一个可能的解释:“我们没有探讨名字罕见的女性为什么比名字罕见的男性表现好得多,但是这可能是因为女性拥有更高质量的专利,这会导致更多的引用。但这只有在审查员无法初步推断申请人的性别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这是仅有的女性的表现比男性好的两种情况之一,另一种情况是专利申请和发布之间的时间差异。巴拉兹.科瓦奇表示:“在这种情况下,男性和女性基本相同。”

尽管论文强调,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审查员似乎都有偏见。巴拉兹.科瓦奇提到,女性发明者支付维持费的可能性的差异也许表明一些内部偏见。他指出;“由于大多数发明人是公司的一部分,而且通常由公司决定是否支付维持费,因此女性的专利的受让人不太可能继续维持其专利,这可能意味着女性可能迫于公司内部的偏见或者压力而不能继续支付维持费。”

最后一个重要的发现是,尽管女性在生命科学领域具有更强的代表权,但女性和男性在该领域的差异更为显著。该论文指出,在生命科学领域,与全部为男性发明家的团队相比,全部为女性发明家的团队的申请获得接受的可能性低11%。

该论文的作者们指出,缩小男性和女性在上述结果中差异的一个办法是使专利审查程序中申请人的身份更加“模糊”。他们指出,此类程序以前在其他情况下有助于消除性别偏见。不过,巴拉兹.科瓦奇指出,尽管女性在获得专利权时明显处于劣势,但更大的问题首先是女性提交的申请不足。事实上,目前女性仅占美国专利发明人总数的10%,并且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不会是一个言过其实的说法:近日,另一项研究表明,如果女性以及少数群体和来自低收入背景的人以与美国高收入的白人相同的创新速度进行创新,那么美国的创新水平将翻两番。(编译自www.iam-media.com)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