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服务机构查询

请输入所需国家或地区:

中国驻外使领馆网站链接

文章标题

国际保护植物新品种联盟(UPOV)大会会议近期结束,大会决定在10月26日与粮食和农业植物遗传资源国际条约(ITPGRFA)联盟举行联合研讨会,讨论ITPGRFA与UPOV公约之间的关系。

很多人本来对此次大会抱有很大的期望,比如希望委托他人就UPOV和WIPO活动对农民权利产生的影响进行一次独立的研究,比如如果举行研讨会的话,应该邀请参与ITPGRFA第9条全面实施的发言人参加,尤其是要邀请农民团体参加,但是结果却不尽如人意。

3月17日,UPOV主要决策机构——咨询委员会第91次会议作出了大会决议。

咨询委员会参考了UPOV文件CC/91/6,该文件中包含了丹麦、德国、挪威、土耳其以及美国的意见,还有ITPGRFA就其与UPOV和WIPO的相关国际条约在农民权利问题上的相互关系列出的初步问题。

咨询委员会还听取了ITPGRFA秘书沙吉尔.巴提(Shakeel Bhatti)的一份有关研讨会内容的报告,采纳了其中的一部分议程,不过在委员会作出决议时他并不在场。

咨询委员会还指出,议程要根据ITPGRFA而定,如果ITPGRFA提出重大修改的话,会与咨询委员会进行书面协商,如果双方无法达成书面协议,咨询委员会同意会在其第92次会议上重新考虑这个问题。

弗朗索瓦.美恩伯格(Francois Meienberg)来自苏黎世的伯尔尼宣言组织(Berne Declaration),他也对会议的成果表示失望,“UPOV似乎绑架了整个过程,ITPGRFA已经失去控制,举办研讨会的想法本来是ITPGRFA首先提出的,并且强调研讨会要具有包容性,鼓励各方参与,但是UOPV最终的决议似乎并未提到利益相关方的参与。”

美恩伯格说:“而且,UPOV决议称,UPOV在与其他合作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同意了发言人的提议。农民权利有关的主要问题可能得不到解决,ITPGRFA秘书长根本都不该接受这个协议,最终的结果肯定无法实现ITPGRFA联盟作出的决议。”

薇薇安娜.穆诺兹(Viviana Munoz)来自日内瓦的一个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间智库组织——南方中心,她说:“我很诧异为什么ITPGRFA秘书长在所做的报告中没有首先提到农民权利问题,而是将其作为最后一个提到的问题,农民权利本来是相互关系问题中的核心问题。”

来自公共植物育种协会(APBREBES)的劳伦特.盖布利尔(Laurent Gaberell)也对大会的结果表示失望。他说:“研讨会的议程已经偏离了ITPGRFA联盟的决议,后者想要审查UPOV与ITPGRFA之间的相互关系,并且重点集中在农民权利,但前者只是在一般层面上审视了UPOV与ITPGRFA之间的相互关系。”他担心研讨会已经被UPOV秘书长控制,农民组织难以参与进来。ITPGRFA有些成员方已经实施了不同于UPOV的植物新品种保护制度,能够更好的实现农民权利,但是它们的经验在研讨会中也不会被讨论。(编译自twn.my)

相关文章: